姜生

LOOK AT ME!!!
高二
寒假过年四天回来
作品不登大雅之堂
如果你喜欢就太好了
适合读出来,可以试试看



封面-自摄-西湖曲院风荷

〔冰秋〕什么?沈峰主其实是攻!?

★看了乌鸦太太的文受到的启发
★设定ABO,梗是a替o出现怀孕症状
★也就是说,有怀孕
OK请↓

  昨日沈清秋带着洛冰河回了清静峰一趟,众弟子夹道欢迎,各峰主也特意从峰上赶来看这俩伤风败俗的一月不见变成何等模样,其中醉仙峰还带了百八坛子美酒,于是大家欣然地在清静峰上开了晚宴,把那两只短毛怪都吵得心肌梗塞了。

  短毛怪不高兴,洛冰河更不高兴。沈清秋见他又开始暗戳戳玻璃心,落寞了,便向各峰主陪个不是,抱了几坛子酒,在众人的啧叹声中,和洛冰河到稍微远点的竹舍里去了。

  洛冰河小心坎里暖得像开了地龙。他与师尊对着窗外的一轮明月,举杯共饮,言笑晏晏。好一派温馨场面,直教人心猿意马。而后沈清秋喝不过天生开挂的他,醉得神智迷糊,脸颊被酒意熏得醺然,一对平时清冷的眸子浸着水汽和浓浓的笑意,看得洛冰河心神荡漾。

  于是那晚,洛冰河与沈清秋继续了他们的探讨大业,至于有多孟浪,沈清秋不得而知,他只知道第二天一早起来那与尝试过蛙跳跳上苍穹山别无而已的痛苦实在是太过分了。

  我希望一天不让洛冰河一起困告。

  如果可以,最好是一年。

  自那日后,洛冰河都会给沈清秋道一次巨尼玛诚恳的歉,撒一次巨尼玛凶猛的娇,弄得沈清秋再也没忍心拒绝他一起困觉。

  一天早上,洛冰河穿戴整齐,手里捧着一碗粥,对着刚起床衣衫不整睡眼惺忪的沈清秋,执行日常道歉任务。

  “师尊,对不起,我唔唔呜呜呜呕!——”

  突如其来的一阵干呕,顿时把沈清秋吓清醒了。

  洛冰河一脸不可置信,沈清秋则十分不可思议。

  洛冰河是谁啊?金身男主啊!他怎么会吐?不会啊!难道是吃什么噎着了?

  沈清秋赶紧让他把碗放到一边,伸手把了把他的脉。

  什么毛病?一点毛病都没有啊。

  这时,一脸沉郁的洛冰河突然伸手在桌上抓了颗酸枣塞嘴里,然后揩揩手,握住了他的脉。接着沈清秋亲眼目睹了什么叫做变脸比翻书还快。

  洛冰河一把抱住他,又立马放柔了力度,死不肯撒手。

  沈清秋一脸懵逼,洛冰河则喜极而泣:“师尊…呕,师尊!我们…呕呕呕——有自己的孩子了!呕呕…——”

  沈清秋:“……”

  “??!sjwndh%*??”

  “孩…孩子?…”

  看着吐得起劲的洛冰河,一点都不想吐,想到酸的照样皱眉的沈清秋,表示真是摸不着头脑。

  沈清秋先知后觉,不形于色地欣喜时,略带恐惧地推了推洛冰河:“去去去,外边吐去。”

  洛冰河纵使不怎么愿意,还是一路上千照顾万呵护地陪沈清秋回了趟娘家,也就是苍穹山。

  众峰主聚在穹顶殿,嗑瓜子地嗑瓜子,喝茶的喝茶,说说笑笑,好不热闹。

  岳清源微笑着问道:“清秋师弟此次常回苍穹山,可是想极了?”

  沈清秋抓住一边洛冰河的手,笑回:“那是自然的。”

  接着,他清了清嗓子,腼着脸道:“掌门师兄,我这次回来,其实…还有一件事。”

  闻言,众峰主突然开始窃窃私语。柳清歌听了半晌,突然一个眼刀扫过来,沈清秋登时一头冷汗,洛冰河冲他露出一个得意的冷笑。

  齐清萋吐掉嘴里的瓜子壳,开口道:“沈清秋 ,你们不会是有了吧?”

  她言一出,穹顶殿上上下下一片赞同之声,他们刚刚不约而同地在谈论哪些东西沈清秋已经非常明了了。

  岳清源接道:“清秋师弟但说无妨。”

  沈清秋心里抓耳挠腮许久,嗫嚅了一会儿,点头道:“是,我们有了。”

  就在此时,洛冰河很应景地干呕起来,刚呕出一个音节,他迅速地捂住了嘴,脸色一会儿青一会儿白,显然是憋的。

  穹顶殿鸦雀无声。

  穹顶殿掌声雷动。

  众峰主看向沈清秋的眼神,包含着惊讶和肯定。其中柳氏兄妹最为精彩:柳清歌虽然依然一副大义凛然渴望清理门户的嫌弃表情,但沈清秋却在他的嫌弃中看出了赞许;柳溟烟,眼里发出了诡异的光。

  洛冰河呕得很痛苦,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沈清秋一下一下抚着他的背,笑得十分愉快,也没有解释什么,俨然一副好丈夫形象。

完.

 

评论(68)

热度(5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