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姜洗头膏

蔡er and 菜er
看文一时爽,看完两相忘
我不想更文,我想打游戏
我想嫁给螺蛳粉,和它过一辈子

封面-自摄-河桥古镇

甜鸡蛋卷
鹅肝茶碗煮
海胆红鱼籽茶碗煮
秘制带骨牛小排
模压鳗鱼
茶碗蒸是鸡蛋羹,里面有主配料除外的猪肉,鱼籽和白果。

【冰秋】(花吐)清静峰特产小白花鲜花饼


  一天早晨,阳光明媚,鸟语花香。

  明帆满足地在房门前伸了个懒腰,便兴致勃勃地踱去柴房,开始了每日任务〔拳打洛冰河脚踢洛冰河拼命使唤洛冰河 0/1〕。

  正当明帆吹着小曲子踢着小石子走在小径上时,一阵微风拂过,顿时从路边小草丛中吹来一卷白色花瓣,在他身边翩翩飞舞,十分明艳。

  真是春意绵绵,居然开了这么多花。明帆在心里暗叹道。接着,他突然愣在了原地,环视了一圈四周浓密的、俨然没有一株花树的竹林,心里疑惑极了。

  真是奇也怪哉,这清净峰没有什么艳媚的花树,也只有那么几朵野花,野花又如何造就那么多花瓣迎风的?

  他迟疑了会,也没再多想,顺着小径继续前往柴房。



  一路上都有片片花瓣飘落,暗香涌动,明帆选择直接忽视,但当他看到房门大开空无一人的柴房里面时,他被惊得瞪大了眼。

  这柴房的地面上竟浅浅铺满了一层雪白的花瓣,不仅地上有,水缸里也有,甚至连窗拦上都夹着几片,若层层堆叠在一起就可堆成一座小山!

  明帆脸色一会儿白,一会儿青,一会儿红,眼里暗波涌动,似有些恐惧又有些嫉妒。

  洛冰河那小子到底好看在哪里呢!不就白了点眼睛亮了点鼻子挺了点下巴尖了点吗,怎么小师妹缠着他,连花都缠着他!

  过了许久,他仿佛猛然惊醒,气急败坏地跑出柴房,边跑边叫唤:“不好啦!洛冰河遭采花妖女偷袭啦!!!”



  沈清秋在案前正襟危坐,手里捧着一杯茶,脚下洒着一滩茶,是刚刚被明帆吓得手抖不小心倒出来的。

  他不动声色地叹了口气,轻声问道:“洛冰河,此事当真?”

  沈清秋表面看着既担忧又失望,心里则感慨万分,大呼男主冰哥虽然才半大却顺利开启了妹子吸铁石的buff,而且还得到了夜半私会香飘满园的惊艳邂逅,打飞机菊苣诚不欺我也。

  洛冰河在他面前“扑通”一声跪下,沉着脸色一语未发,然而室内若有若无的花香气变得浓烈了些。

  洛冰河跪得笔直标准,神情悲壮,道:“绝无此事,请师尊明查。”

  他语气似有被隐忍压抑下的滔天怒火,说的话语一字一顿不算大声但铿锵有力,听得众人心里一阵动容,连沈清秋都开始怀疑那个吸铁石buff的可信度。

  漫长的沉寂后,沈清秋把手握成拳抵在唇边轻咳一两声,展开了扇面,道:“那明帆说的花瓣,又是从何处来的?”

  “回师尊,…这些花瓣并非所谓采花妖女所为,而是弟子为了给师尊研制鲜花饼特意带来的,只是半路遇上一阵疾风,把花瓣都吹散了。”洛冰河面不改色心不跳。

  “你骗人!你从哪带的?你…”明帆正欲开口驳斥,却被沈清秋抬手劝阻了。

  洛冰河道:“回师兄,此白花乃仙姝峰所赠。”

  “如此啊,你也是有心了,冰河。”沈清秋不知为何松了口气,很装逼地收起扇子微微一笑。

  沈清秋点头道:“好了,那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

  明帆不可思议地嚷嚷:“师尊!这…诶!师尊、您别走啊!师尊!!”



  小师妹,夜半艳遇,再加上一个仙姝峰。
  清静峰大弟子,明帆,有钱也不算丑,却在清静峰这一狭小天地体会到了对自己作为雄性动物的极大威胁。



  洛冰河一出竹舍,便找了块竹子丛藏了起来,在里面吐了个爽。



  洛冰河今天特别心不在焉,因为他特别苦恼。

  他知道房里这些花瓣是怎么回事——绝对不是因为单纯的料理研究,这些小白花瓣也不是从什么仙姝峰带来的,而是他自己吐的。至于为什么会吐这么多,从柴房一路吐上后山小河,洛冰河也没有特别在意,估计是拥有男主光环的迷之自信。

  再再至于为什么会吐花,纵使洛冰河把清静峰里的所有藏书正着看倒着看看了三遍不止,也不知道是为何。

  洛冰河虽生于清静峰,却不屑于那些风花雪月。这些花瓣怕只是伤身之物,自己去寻些药治治便好,万不可惊动师尊。

  只是,洛冰河年纪尚小,之前被明帆拎去师尊面前问话时心里不免有些慌乱便忘了给自己留条后路,这回可得给师尊做鲜花饼了,自己若是去别的峰要花必然引起师尊的怀疑,所以还用自己吐的花做,这可如何是好。



  沈清秋看着面前这一叠精致的鲜花饼,心里不住感叹不愧是冰哥,说干就干,雷厉风行。

  只是这一口下去,一股浓浓的药味扑鼻而来,紧随着药味又冒上一股齁人的甜味,呛得沈清秋险些闭气。但沈清秋暗自一咬牙,一跺脚,硬生生地把眼泪憋了下去,笑眯眯地道了声:“做得真棒。”

  洛冰河闻言垂下脑袋涩涩一笑,笑得沈清秋心惊胆战:怎么,难道我的伪装被冰哥看破了吗?他会不会以后把这帐记上一笔来找我算啊?我得赶紧解释解释保保小命呐。

  想罢,沈清秋突然听见一声哽咽。

  洛冰河还没变音,他压着嗓子,声音听起来软糯糯的:“对不起,师、师尊…”

  沈清秋把视线下移,见洛冰河可怜兮兮地把手藏着袖子里,慌乱地绞成一团麻花。

  沈清秋硬生生挨了一记心脏暴击,说话语气顿时温柔了起来。他笑着伸手揉了揉洛小花的脑袋:

  “为什么要道歉,这不是做得挺好的吗,简直珍馐啊。”



  洛冰河闻言鼻子更酸了,嘴角还一抽一抽的。他感觉怀里揣着的装着消毒药粉的白玉药瓶贴着皮肤,冰得刺骨,冰得慎人。



  在想什么呢,千草峰出品,当然吃不死人了。



  于是沈清秋隔一段时间就可以吃到传说中洛冰河做的最难吃的料理——鲜花饼,以至于若干年后,师徒二人终于互诉衷肠,洛冰河突然放弃了鲜花饼以后,沈清秋特别不习惯。

  洛冰河对此表示有点不好意思,并做了一打鲜花饼以安慰他的师尊。

  但沈清秋却不买账了:“不对头啊这…这饼怎么这么讲究了?”

  洛冰河悻悻笑着。沈清秋若有所失。


完.
 

 点梗感谢❤ @薄荷凉柚

【冰秋】乖孩子和毛孩子

①(突然豆丁)

  清静峰,竹舍。

  沈清秋回娘家不对是苍穹山派的第二天早晨。

  当第一缕阳光穿透云层照射下来的时候,洛冰河就悠悠转醒了。

  刚睁开眼还没完全清醒的洛冰河,掂了掂自己的胳膊,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自己的胸前好像空荡荡的,就像胸肌被人割了一样。

  洛冰河正诧异,只觉胸前有什么毛绒绒的蹭来蹭去,于是他低头一看。

②(三年起步)

  上古天魔血是修真界里熊猫血中的熊猫血,这要是一失血是补都补不回来的。

  尚未得知自己是金身男主的洛冰河劝自己冷静。

  看着这一小雪团子般软塌塌的小师尊,他想狂啸,他想尖叫,但对师尊的爱情爱情说不许不许,作为魔君必要的一点逼格说算了算了。

  所以洛冰河没有狂啸,也没有尖叫,而是选择了在地上进行疯狂的肢体翻腾。

③(夫妻相)

  小沈清秋打着哈欠迷迷糊糊地醒来时,洛冰河穿着整齐笔挺,笑得一脸贤妻良母,还端着一个装着各色吃食的小木盘,恭恭敬敬地蹲在床边。

  年幼的沈清秋受到了惊吓。

  洛冰河见师尊醒了,立即挺直了背,笑嘻嘻地把盘子递过去。

  然而洛冰河一靠近,小沈清秋就吓得往后缩成了一个球,肉嘟嘟的小脸蛋一皱一缩,竟开始抽噎起来,泪痕像爬山虎一样很快爬了满脸。

  小沈清秋嘤了一声:“李、李是谁?…妈咪跟我说不可以和陌森人嗦话!”

④(马失前蹄)

  洛冰河一听,眼眶立马红了。酝酿好的眼泪快掉下来的时候,洛冰河似猛然惊醒,立马把眼泪嗦了回去,急急忙忙开始哄师尊。

  半晌。小沈清秋终于不哭了,抓着只小鸡馒头用乳牙努力地啃,但还是有些抽抽搭搭的:“你…你真的是我的徒弟?”

  洛冰河用手指轻轻拭了拭他的眼泪,道:“当然啦。”

  “那…那冰河哥哥你是不是特别…弱,我还那么小…就可以当冰河哥哥的师尊了…”

  小沈清秋细细嚼着小鸡馒头,眨巴着眼睛看洛冰河,“冰河哥哥…我说错话了,你的眼睛怎么肿了?你别哭啊…”

  洛冰河很疑惑,拿起身边的铜镜照了照,原来是刚才自己嗦泪嗦过头了,现在眼睛变成了两个金鱼泡。

⑤(调虎离山)

  苍穹山有句话说得好,金屋藏娇藏不得,尤其是在沈清秋落到自家孽徒手里之后,这句话在苍穹山派用到的次数格外得多。

  于是,变成小正太的沈垣——沈清秋,被一群莺莺燕燕的仙子围着一路抱到后山,被各种捏脸,举高高,还吃了各色各样的糕点和冰糖葫芦,以及当了各式童装的首席模特。

  而洛冰河,正在外围和柳清歌打得难舍难分,天昏地暗,昼夜颠倒,杀气冲天,仿佛与另一边和谐有爱的粉红色隔了开来,形成了一堵天然的空气墙。

  柳溟烟微笑表示:“不得不说,洛师兄不在,仙姝峰等峰的诸位都与沈师伯亲近不少了。”

⑥(诲人不倦)

  此时,尚清华扭动着挤进了熙熙攘攘的一圈人,抱着堆小画册蹲下来,笑眯眯地揉了揉小沈清秋的头。

  小沈清秋被他这么一揉,莫名其妙从脊梁骨处传上了一阵恶寒,鼓着腮帮子十分勉强地受了一受。

  尚清华见状笑得更愉快了:“哎呀真是个好孩子,这样吧,哥哥教你几个新词,你要不要学?”

  小沈清秋抬头盯着尚清华怎么看都很有问题的笑容,一把抓住了柳溟烟的裙角,却引来周围一圈姨母笑。

  弱小可怜又无助。

  小沈咽了咽口水,犹豫道:“嗯……好的,叔叔。”

  尚清华:“不对,叫哥哥。尚哥哥。

  “尚叔叔。”

  “尚哥…”

  “尚叔叔。”

⑦(毁人不倦)

  洛冰河的占有欲疯狂发作。最后,他一步飞离柳清歌,终于抱回了自己心心念念的小师尊,完成了牢狱之梦(bu。

  洛冰河小心翼翼地把师尊团揽在怀里揉了揉,轻声问:“师尊,你可还好?他们伤了你没有?”

  小沈清秋一脸懵懂地摇摇脑袋:“没有哦,大家都在陪我玩,尚叔叔还教我认字了呢。”

  沈清秋孩童的眼睫又卷又长,如同扇子般在四白处打上剪影,一扑一闪的,看得洛冰河心里像被猫爪子挠了一样。

  洛冰河忍不住在小师尊粉嘟嘟的脸上亲了一口,亲完他又将下巴搁在了沈清秋稚嫩的肩上,问道:“他教师尊什么了?”

  小沈清秋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他从怀里掏出了一叠画册,接着麻利地扒开洛冰河,直接忽视洛冰河已经撇起来的嘴巴,哗啦哗啦翻开画册,兴奋地指着上面的图案给洛冰河看:“冰河哥哥!我读给你听好不好?”

  “师尊都这么说了,冰河怎会不听呢?”洛冰河锲而不舍地凑过去吧唧了一口小粉团。

  “啊!冰河你看,这是小脑斧!”

  “真棒!”

  “看,大西几!”

  “嗯!”

  “墙颈怒!”

  “没错!”

  “小挠许!”

  “对!”

  “大蟒鞋!”

  “是的!”

  “大飞馕!”

  “可以!”

  “大诺哆!”

  “奈斯!”

  “梅发怒!”

  “小白去!”

  “敲里马!”

  洛冰河:“???”

  洛冰河:“他教你什么?”

  小沈清秋认认真真,一字一顿地说:“我说,敲里马。”

end.



感谢点梗❤ @七七

清粉计划start√

我又菜又懒又忙最近还瓶颈
也觉得Kfo对我来说不太相称也不太可能虽然它发生了
但我是真的怀疑一千多个fo里面只有一百多个活人,甚至更少,
其实我怀疑只有几十个
所以我决定清粉
我已经做好清完只剩几位的抉择了

A jin:

马住!

想吃锅包肉:

天哪一直以来我只会用勾线笔、水彩笔、橡皮和模糊工具((。 神奇的sai

黄金皮卡:

一杯温水37°:

微博上看过,转也转过存也存过,又找不到了。正好马克一下

寒さ。:

好厉害 转需。 

浅唱:

SAI仿水墨笔刷设定与教程:

我开始用SAI画水墨是因为受到当时仙盟的伊吹五月和WXH的CG水墨图的启发,还有在九州奇幻杂志上看到的张旺老师的插图。后来自己慢慢摸索也有一点心得,现在写出来希望能对大家有帮助,同时也求点交流和建议什么的。

我并未正式学过国画,拿笔、用笔、笔法什么的更是不通一窍。对水墨的接触得益于小时候买的一本教画竹子的书,当时拿着毛笔照着步骤自己画了不少,现在则是拿着SAI和板子在慢慢摸索。

大家应该可以从我的画中看出基本功的差异。不过好在SAI有线条抖动修正功能(我一般开4-5)所以并没有特别糟糕。

前面是笔刷的介绍,后面是一些例图。最后两张里的四张图是差不多一年多前画的,那时候就想写篇文章总结一下水墨笔刷设定,不过之后由于种种突发奇想的原因把SAI水墨风格丢一边,开始画赛璐璐、水彩和一些杂七杂八的图了……现在才能在大家的催促下写完这篇文章(*^__^*) ,也请大家多多提意见和建议什么的(*^__^*) 


PS:

以上的笔刷设定,除去水彩笔是SAI自带之外,其余皆由SAI的普通笔和普通橡皮变化而来(有兴趣的可以尝试下马克笔)。

材质包我是从这里下载的:

http://hi.baidu.com/anlssi/item/491db6da78bf94d9241f40df

各位也可以自行搜索发现新的材质包,或者自己制作什么的。

〔冰秋〕这师尊的味道竟该死地少女

  【欢迎贵方进入本系统。本系统本着“补偿原作者和满足读者”的开发理念,希望为您提供最佳体验……】

  这熟悉又欠扁的系统音在大脑中突然响起,沈清秋像根弹簧一样从床上弹起,顺便一脚把洛冰河踹下了床。

  【鉴于《狂傲仙魔途》作者向天打飞机在贵方手下承受了过多的肉体伤害,系统自动重启,贵方要按系统要求完成任务以获取少女值。】

  沈清秋深呼吸了好几口勉强让自己平静了下来。但他屏息一听发现系统的确回归了的时候,他瞬间抓狂了。

  等一下!你有没有搞错啊!这破书都结局了还要搞什么幺蛾子?少女值是什么鬼?基佬弯不行吗!还有什么补偿打飞机?那是他活该,活该!

  沈清秋的思绪重回了前几日尚清华的新书发布会现场,自己穿越重重人墙后找借口把尚清华拽了下来拉到后台胖揍了一顿,心里又嫌弃又后悔自己为什么不买打手而要亲自上阵。

  【警告,警告,贵方的这种方法是无效的。】系统字正腔圆地答道,【目前贵方需要在现实中复制原作者最新作品里贵方的行为,直到少女值达到标准值。】

  【已绑定角色:沈清秋   武器:修雅剑  任务对象:洛冰河  原始少女值:0  少女值标准:100 】

  【 任务马上开始,请贵方做好准备,若失败将受到惩罚。】

  【3,2……】

  等、等等!沈清秋尔康手。

  惩罚是什么?

  【惩罚是将贵方填的坑全部挖完,让贵方再填一次。】系统大大方方。

  沈清秋:……

  等、等等!

  在现实中复制原作者最新作品里我的行为,意思就是我从现在开始要成为尚清华书里那个娇羞小公主苍穹山美宝莲沈清秋?

  【正解。】系统答道。

  沈清秋在选择死亡之前,努力回想起向天打飞机的最新佳作。

  《清静峰魅妖小仙师》
  《霸道魔君的雪莲艳妃》
  《仙君甜后:魔君,睡定了》
  《祸水娇仙别想跑》
  《腹黑魔君太危险》

  ………

  “师尊…师尊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啊!师尊!”被一脚踹懵圈的洛冰河陡然转醒,见床上沈清秋一脸呆滞两眼无光的样子,吓得脸色煞白,一把抓住沈清秋,却一不小心把肩部的中衣扯下三分,露出白皙的肩头。

  丝丝寒意冻得沈清秋一哆嗦。他眨了眨眼睛,张张嘴,正想说什么时,系统好死不死地开始用谷歌音捧读起提示内容来:

  【“师尊,小笨蛋,你真的以为你能逃出我的手掌心吗?”洛冰河寒星般的眼眸中映出一层如漆的血色,俊美而又危险。他薄唇轻启,吐出的一个个霸道冷语,似将沈清秋禁锢于自己爱意的牢笼中。随后,洛冰河伸出手,一把把沈清秋身上薄如蝉翼的衣裳撕了下来。

  “不、不要!求你…冰河!”沈清秋嘤嘤啜泣,整张小脸铺着淡淡的粉色,纤细美妙的身体在薄衫下发抖,看上去很可怜,让人想好好疼爱他一下。

  “我、我最喜欢冰河了,我想天天和冰河在一起,怎么可能离开冰河呢、…”沈清秋眼里噙满了泪水。】
 

  …………

  “咚!——”沈清秋重重地倒了下去,用后脑勺热情地亲吻了床板,嘴里不住地喃喃自语。

  “师尊……”洛冰河忙收了手,有些不知所措。他担忧地凑近了沈清秋,想听听师尊在说些什么。

  “我睡了我睡了我睡了我睡了我睡了我睡了…”沈清秋死死闭上双眼佯作安详地躺平了。洛冰河闻言叹了口气,刚想替他盖上被子,沈清秋突然低声道:“法克…别别别,大哥,我做,我做还不行吗?”

  洛冰河第一次觉得应该给自己的智商充值了。他抚了抚沈清秋的后背安慰道:“师尊,太晚了,要做明天做,你会吃不消的。”

  洛冰河正说着,只见在微弱的灯光下,沈清秋冒着血丝的眼睛里泛起了水光。

  “师…师尊?”洛冰河愣住了,“你哭了?”

  沈清秋心道放屁,我只是憋着一个哈欠没打而已,我又不是奥斯卡清秋。

  他瞅了眼一脸茫然无措的洛冰河,心登时软了半塌,于是咬了咬牙,把自己肩上滑落的衣服再往下扒了点,再把衣服角塞到洛冰河手里。

  然后,忽视洛冰河的一脸懵逼,小声啜泣起来,哆嗦着开口:“冰河,不要不要不要啊。”仿若被冻僵的野鸡。

  洛冰河似乎被雷劈了,半晌一动不动,一直保持着两眼圆睁嘴巴半合的表情。

  沈清秋转向一边呕了一会儿,深吸一口气,咬紧牙关,继续道:“我老中意冰河了,想天天和他挤一炕都来不及,咋会随随便便撒丫子跑呢!”

  说罢,沈清秋仿佛被抽干了全身的力气,哐一声砸回床上,用被子把连捂得严严实实。

  “嘿嘿嘿…”

  沈清秋忽然听到洛冰河的笑声,臊得隔着被子不轻不重地又踹了洛冰河一脚:“大半夜的你笑啥啊。”

  洛冰河脸红得像个虾子一样,不好意思地挠挠后脑:“不知道,但我就是…嗯…嘿嘿。”


End.





  【恭喜!少女值+10,目前少女值:10,离任务完成还剩少女值:90。】

  沈清秋抱着从洛冰河那抢来的棉被在黑暗中干瞪眼:系统你也太小气了吧!就加10?我这么努力你加30也不为过好吧!

  【任务要求:女子力  】

  沈清秋气成大小眼:我还没有女子力?莎普爱思滴眼睛!

  【温馨提示:女子力 并非 东北汉子力】
 

————————————
点梗感谢! @嗑糖到迷幻
 

〔魔道/渣反/漫威〕Kfo点文

意思意思🎉
感觉像我这种菜鸡也可以K真的很不容易
虽然有很多僵尸粉
我就象征地庆祝一下
希望可以有人回复

真的不想说自己好不容易有时间了却完全想不到要写什么(其实就是懒吧李)

发现快赶不上要坐的公交车了,就拼命追,跑得像鸵鸟一样
公交车到站后,停了一会儿,好像是在等我,特别感动
最后我一跑到站台,它就关门开走了。

就是要上车的一瞬间!它就开走了!

三分钟的非标准置顶√

圈名也许是姜生(大家都叫生姜那也可以叫生姜了),
写文是为了娱乐自己顺便娱乐大众,写得可菜了,
撕逼小能手,抱怨小强人,微信小霸王,
喜欢红心但更喜欢评论!
不混圈但如果无聊可以在lof找我玩或者谈谈心⭐

(平时很忙的来着 请谅解~)

〔冰秋〕见家长

  (1)

  沈家沈垣死了几个月了,说来惭愧,这个小有名气的富家小儿子不是于案牍之上累垮的,而是整日整夜看奇诡的网络小说猝死的。

  沈家上下悲恸不堪,沈垣父母和几个哥哥都是硬胚子,哭完抹着泪继续去工作了,只有沈家小妹依旧哭哭啼啼的待在沈垣的房里。

  忆起她哥哥沈垣往昔给她买的碗碗串串凉皮螺蛳粉,沈家小妹口水已干,悲从中来。打不死的小强如她烂泥扶不上墙的哥哥,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飞机书,来者不拒荤素皆宜,甚至以直男之身细细品读过自己买的每一本脆皮鸭还面不改色,究竟是什么神奇的文,才会让家兄沉迷于中欲仙欲死最终嗝屁的!

  于是,沈家小妹气势汹汹地抓起作为沈垣遗物的手机,翻找起了历史记录,不久,“狂傲仙魔途”这五个大字赫赫然映入眼帘,再一瞥,作者是名为向天打飞机的猥琐人士,与狂风*裤裆配在一起简直就是对联般的存在。不过奇也怪哉,有如此直男ID和种马标配的文,分区竟是在绿丁丁栏。


  (2)

  “父亲,母亲,兄长。”一天晚上,沈家难得聚在客厅看电视,姗姗来迟的沈家小妹拿着手机一脸凝重地走进了客厅。

  “我…”她斟酌了半晌词汇,缓缓开口道,“我怀疑、严重怀疑,垣哥,穿书了…”

  二哥打断小妹,道:“妹妹你清醒一点,我们是唯物论者,穿书这种事只会在网文里发生。”

  小妹沉默许久,回道:“哥,我们这就是网文。”


  (3)

  十年后。(bu


  (4)

  两老泣不成声,二兄痛哭流涕。

  “这孩子…咋说穿就穿呢,连个现代装备都不带,怎么装逼呀…”

  “妈、那里似乎不能带装备的呀…”

  “唉在这里住得好好的,非要穿书去和男主谈恋爱,这是造得什么孽哟…谭就谈了,还非要往下面谈,我老沈家的颜面呐…!往哪儿搁?…”

  “不过我看洛冰河那小子,对咱小垣还挺动真心的…比较懂事呢?…”

  “要真懂事,还让咱家小垣受伤?还不乖乖躺好!?”

  “哎,哎,哎呀呀,这年轻人啊,血气当头的时候,小垣也真是不争气!”

  沈老又一翻手机,气得向沙发上一摔,喳喳叫起来:“搞毛啊!咋还没完结?!就干巴巴地看咱老沈家的孩子被别人糟蹋不成!”

  众人忙上去给他平气。

  “我老沈,就是死外边!从这里跳下去!也不会看我的儿子跟一个撒娇的小白脸谈恋爱!”

  沈父气急败坏。




(4)

  “爹,您看,他们这又握上小手了,甜得嘞!还种竹子做饭呢!”

  “哈哈哈,好,好,洛冰河这小子还算有心!”沈老哈哈大笑,颇有一种女儿嫁给好男人的洋洋得意感。

  沈母喜极而涕,沈小妹也从一开始“怎么办我哥变基佬了我就知道他以前早就弯了不然怎么可能看文面不改色但是这弯得有点猝不及防我还没接受这个现实”的复杂心情转变为“我靠这洛冰河真香啊不这肉真gay还有求求你们不要撒狗粮了”的单纯心情。


(5)

  沈清秋打了个犹如炮仗的喷嚏,吸吸鼻子继续笑摸洛冰河狗头,全然不知他的爸爸妈妈哥哥妹妹正在全神贯注地看着他。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