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生

LOOK AT ME!!!
高二
寒假过年四天回来
作品不登大雅之堂
如果你喜欢就太好了
适合读出来,可以试试看



封面-自摄-西湖曲院风荷

(1)

  沈垣吾师:

      我在印尼,巴厘岛上。直射的太阳光线将地面烧成蒸笼,空气凝结着馥郁的花香。我本就生活在您的南面,这回离您又南了30°;您在滨海的寒冬腊月中执谁之手,我孤身一人追逐着赤道的艳阳天。

  微博知乎上成打的驴友在网络上吹嘘着巴厘岛落日的美丽,今日一看确实别有一番风味。色泽愈发深沉的蓝天白云被余晖穿透,阿贡火山顶、椰子树、沙滩、家家户户的香蕉和神祠和倒在玻璃杯里的蓝可乐,浩瀚的碧海苍波,都成了闪耀的工艺制品,而太阳持久不落,高挂到夜晚七八点钟使人忘却此时已是斜阳黄昏,像以前和您共处的日子。

  我想,您应该在我身边的。我不配美景,但美景不配您。我沉溺于幻想之中无法自拔,直到巴士驶上大桥,地导热情洋溢地用澳洲和日本口音混杂的英语,介绍起当地的景点和风土人情时,我才临时从中脱身,专注于翻译得来的小费。

(2)

  沈垣吾师:

      H市地处江南,鲜少下雪。我从小到大总共在断桥上走过十余回,除了带着烟味的冰碴子,从未见过落在断桥上的雪,即使见过,也一定被埋在了久远的回忆中。

  今年冬天我没有空闲去走断桥,H市却下起了雪。十年不见,断桥残雪,离我相距不过几十公里,我只能在手机上看它的美丽轰动全国,看其上一层薄雪被踏成冰泥。

  我以前和您约定过,我要带您看完西湖的春夏秋冬,五光十色;带您共赏曲院风荷,采莲熬粥;带您走过断桥残雪,坐拥不远处熠熠生辉的宝石山。而我只能等下一个十年,或者下下个,也许一个人逛这西湖也挺好。

(3)

  沈垣吾师:

      加拿大是您向往许久的国家,于是我便去了加拿大。不过没您的陪伴,我十分遗憾。

  您说常年居住于南方的人不经冷,我想大抵是如此。我在跨国专列铁轨边的雪山顶上,与众多世界各地慕名而来的旅行者们一起,第一次尝试雪橇运动。

  风雪刮得很大,天气很冷,我裹了一层又一层的内衣,还在外面套了一件肥大的冲锋衣,却还是冷得下颌僵硬、脸发青发紫。一开始我是真不理解您的憧憬,或许单单我这种温室植物耐不住风霜侵蚀。

  哨响如鹰隼的长鸣。我毫无顾忌地滑向眼前这片白茫茫的低地。失重感和前倾感突如其来,延续良久,我居然游刃有余地调整好了节奏。

  冷风像刀子一样把我暴露在外的皮肤割裂,而我选择了麻木。这一刻我觉得我像在飞行,我觉得我天生就是应该飞的;也是在这一刻,我觉得我离您愈发近了。

  飞行的机会有很多,我可以纵容一生去追寻,然而您只有一个,我知道,失去了就再也得不来了。 

  现在温哥华向您问好。

              
                                  鄙徒洛冰河
                                  xx年x月x日

评论(6)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