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生

LOOK AT ME!!!
高二
寒假过年四天回来
作品不登大雅之堂
如果你喜欢就太好了
适合读出来,可以试试看



封面-自摄-西湖曲院风荷

〔冰秋〕(R)纯.摇摇车(上)

  今天洛冰河回来时,手里执了一支细颈圆底的白瓷瓶子。

  他一进门便把瓶子遮在袖子里,左掩右掩,东躲西藏,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

  沈清秋一开始甚为讶异,见他如此神经紧绷后就明了了,总之那瓶里装的必定不是好东西,谨慎如洛冰河,估计也是故意让自己看到此景从而心中起疑的。

  洛冰河嬉笑着挨到他身边,弓着手行了一礼后又替他揉起了肩,边揉边道:“今日南疆进贡来一个好东西,弟子想着师尊一定会喜欢,便急忙回来给师尊过过目。”

  他这么说着,手却一直攥着瓶子藏在身后,一点也没有要给沈清秋过目的意思。

  沈清秋眯起眼睛看了他一眼,折起扇子敲了敲他的手背,叹气道:“怕又是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吧…”

  洛冰河也不应,只是歪着脑袋笑了笑,慢慢吞吞地从身后掏出瓶子来给他看。

  塞子一拔,一股馥郁芬芳扑鼻而来。沈清秋顿时满脸黑线,一把把塞子又塞了回去,抬头直对洛冰河的眼睛:“你…”

  洛冰河已被识破,就大大方方地承认了:“对,就是师尊想的那样。”

  说罢,他欺身压上,凑到沈清秋耳边吐息:“只是不知,师尊愿不愿与弟子…探讨片刻?”

  湿热的气息喷在痒点遍布的耳垂和脖颈上,喷得沈清秋浑身鸡皮疙瘩,脖子发麻,心也发麻,头皮更发麻。他伸手按在洛冰河胸膛上,一点点把他推开了些,用力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随后微喘着答道:“你这几日这般、这般辛劳,今日还是…”

  沈清秋心里千跪万跪求着冰妹高抬贵手放过他这年迈老人了,近日他懒骨头上身,恨不得把被窝织成蚕茧将自己封在里面一动不动好好地躺个三天三夜,而洛冰河几天吃不到嘴边的肥肉,居然想着要霸王硬上弓!

  他答完一番话,自暴自弃地闭上了眼,自觉地做好了哄孩子的准备。谁知一会儿过后,身上欺压着的炽热体温突然褪去,未闻洛冰河半点抽泣之声。

  沈清秋暗自疑惑,慢慢睁开了眼,只见洛冰河正全神贯注地盯着他,一双眸子黑如墨池,也烫若火海,仿佛一颗璀璨夺目的流星飞速坠进大气层,周身磨砺以至成为焰火,明亮,热情,坚定,se情。

  接着,洛冰河从他身上完全退下。他慢条斯理地拨开襟领,剥下半截外衫,然后,拔出白瓷瓶的塞子,伴随着沁人香气,一口将那春色药物一饮而尽。

  洛冰河伸出艳红的舌尖舔舐着嘴角,笑意盈盈。

  “师尊,要逃的话,可得趁早啊。”



TBC.

评论(19)

热度(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