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生

LOOK AT ME!!!
高二
寒假过年四天回来
作品不登大雅之堂
如果你喜欢就太好了
适合读出来,可以试试看



封面-自摄-西湖曲院风荷

〔姑苏双璧〕六月霜

  蓝忘机的记忆里有一壶清凉的六月霜茶。
 

  姑苏地处江南,气候湿热,一到六月骄阳初升,直教人汗如雨下,心烦气躁。

  而江南又有一味特有的植物,吴侬软语称来呼去,为它取了个诗意的名字,唤作“六月霜”。用六月霜叶子泡成的茶味微甘苦,清凉解暑,如喝下一杯早冬霜雪,抚平人心头的躁动。渐渐的,夏季六月霜开始为江南人家所青睐。

  蓝忘机打小就是个冷胚,不怕热的;蓝曦臣则心平似水,不为燥热瘴气所扰,但去看望母亲蓝夫人时,她都会给他们泡一壶新鲜的六月霜茶,就怕两个孩子吃不消这酷暑。

  云深不知处的蝉声颇震耳,在栋栋仙居间回回荡荡,竟压过上百乐修的琴箫奏练。

  蓝夫人庇身的屋子清素简朴 在烈日的烘照下散着一股浓烈的朽木气息,然而台阶上又映着碧苔六七点和蝉声八九处,也为此处光景晕染上浓浓生机。

  蓝曦臣持着萧缓步走来,蓝忘机则负着与自身齐高的忘机琴,随他身后一言不发。两人虽还稚嫩,却已有了足够雅正的姿态和明朗的面容,正如一对通透的白玉踏声而来,赏心悦目。

  蓝夫人布衣荆钗,懒散地倚在门框边,见二人到来,脸上浮现的喜悦神情将略憔悴的容颜装点得明艳起来,一瞬间竟有了亭亭少女之色。她勾起唇角,抬手向他们打招呼:“来啦,快进来,别热着了。”

  蓝曦臣应了一声,笑着叫了声娘后跨进门槛,蓝忘机也乖巧地叫了一声,却并不入屋,只是揪住了娘亲粗布的衣袖不松手,一抬手注视着娘亲的脸颊。

  蓝夫人凝视着远处寒室的葱茏后山,伸出一只手揉了揉蓝忘机的头顶,道:“湛儿,先进去吧,泡了茶。”

  蓝忘机点头,转头进屋,与蓝曦臣并立于正对门的一台老圆桌前。蓝曦臣斟了三杯六月霜茶,将其中一杯递给蓝忘机。

  蓝忘机接过茶杯,低头看茶水上浮浮沉沉的小叶子,却终被清冷的茶香熏得垂下了眼帘。

  蓝曦臣没有没有说话。他看了蓝夫人一眼,悄悄握住蓝忘机藏在袖子里的小手,大拇指在他手心上有规律地轻轻按压。

  六月霜叶安安静静地浮在茶面不动了,蓝夫人也不再望那一片山。她款款地进了屋,双璧才坐了下来。

  蓝夫人与两个孩子一同围坐在桌边,脸色缓和了些许,道:“上回你们说的第一次夜猎,感觉如何?可有受伤?”

  蓝曦臣道:“忘机与我一切安好,夜猎也非常成功,娘且宽心。”

  蓝夫人又问道:“忘机,你呢?”

  此时的蓝忘机刚好喝掉那片小叶。闻言,他放下茶杯,思索片刻,认认真真地回答:“尚需历练。”

  不久,门外刮起阵阵煦风 风又钻入狭小的屋中,吹得蓝夫人单薄更甚。

  “唔,好,”她抿了口茶,“一切都好。”

  随后三人相对无言良久,蓝曦臣开口道:“娘,最近…”

  他话未说完,一阵狂风卷断花茎草木携着豆大的雨点呼啸而来,将树林像面团一样揉了你去;天空变脸般霎时黑沉,摇摇欲坠,旋即一道震天动地的雷劈了下来,随着一声巨响映亮了半边天,蓝夫人手里的茶杯也应声落地。

  “铛!——”

  瓷杯被撞成了碎片,云深不知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沦为一片汪洋。六月霜茶溅上雪白的裙裾,尽数洒在地上,汇成一滩棕褐色的水沟。雨水越积越深,突然浸过门槛,漫进了屋,与茶水融合在一起。

  “娘…”蓝忘机站起身来。

  “…”蓝夫人盯着那一片狼藉,嘴里喃喃道,

  “变天了…”

完.

评论(4)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