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生

LOOK AT ME!!!
高二
寒假过年四天回来
作品不登大雅之堂
如果你喜欢就太好了
适合读出来,可以试试看



封面-自摄-西湖曲院风荷

〔冰秋〕跌打肿伤

   洛冰河和沈清秋用完晚饭后在清静峰上散步消食。他们迈上一处长梯的最后一级,脚下竹叶松软,踩得嘎吱响,气氛不由得温馨起来。

  洛冰河勾了勾嘴角,问沈清秋道:“师尊明天想吃什么?我晚上给师尊备去吧。”

  沈清秋道:“你最近这么忙,晚上还给我弄吃的?哪儿来的道理。”

  洛冰河伸手揪了揪他的袖子:“可是师尊吃不好饭,弟子心里会难受;弟子一难受,就没有心情处理政务了;政务不处理,一堆起来,弟子岂不是更忙了?”

  字里行间都是一派撒娇的味道。沈清秋没辙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又立刻抖开折扇遮了遮脸,强装镇定道:“罢了罢了,随你吧,就听你的。”

  他虽遮着笑颜,眼角却是一点没掩住的笑意璀璨,似随时要溢出。洛冰河看得愣了,一时间被勾了神,踩到了一团滑溜溜的竹叶,一个趔趄“唰”地从长梯上滚了下去。

  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两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乒零乓啷叮咚隆咚锵咚锵。

  沈清秋的扇子已经将眼睛捂得严严实实。他不忍心看了。

  他待一连串的拟声词停止后,一步轻功跃下长梯,只见洛冰河满头是血,惨不忍睹,正颓然地背对着沈清秋进行自我厌恶。

  沈清秋无奈了,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冰河,站得起来不?”

  洛冰河动也动不了,声音细小得像蚊子叫一样:“连走个山梯都能跌,弟子当真丢人。”

  沈清秋叹了口气,轻车熟路地绕到他面前,俯身在他额角的淤青处亲了亲。洛冰河羞了,像只煮熟的虾子一样红,咔得蹬直了腿。

  沈清秋见状,心里不免好笑,面上则把笑拼命憋了回去,依旧轻声劝慰道:“快起吧,当心着凉,师尊不嫌你丢人。”

  洛冰河有些动容:“真的吗…师、师尊?”

  沈清秋道:“当然了。”

  洛冰河闻言乖乖地点头,嘿嘿地笑了:“师尊…果然待弟子最好了。”

  沈清秋揉了揉心口。真是个傻孩子。又傻又天真,不像种马文男主,反而像言情剧里无脑男主。

  从此以后,洛冰河一天一大摔,三天两大跌,而且每次都是在离沈清秋不远的地方,鼓捣出的动静还越大越好 像大象跳楼鲸鱼跳水一样,生怕沈清秋听不到。

  沈清秋仰天长叹。当他再次意识到《狂傲仙魔途》不是什么粉红言情小说或者偶像剧时,已经太晚了。



完.

评论(8)

热度(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