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生

LOOK AT ME!!!
高二
寒假过年四天回来
作品不登大雅之堂
如果你喜欢就太好了
适合读出来,可以试试看



封面-自摄-西湖曲院风荷

Stephen打心底里对死亡有着深深的恐惧

  Stephen打心底里对死亡有着深深的恐惧。

  他开始意识到这种恐惧是在他很小的时候,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夺去了他母亲和姐姐的生命。两个方才还在说笑的鲜活的人瞬间死去,肇事的是一辆车。

  然而世界上有十多亿个像他母亲和姐姐一样的人,也有无数辆这样的汽车,一天也会发生上百次车祸,不足为奇。

  Stephen浑浑噩噩了数月,现实就这么残酷地摆在他面前:人就是这么渺小,微不足道。

  长大后,他攻了理科博士,成为赫赫有名的外科医生,道是不希望见人如其母其姊,实则在心里埋下小小的祈祷和希冀:若是一天他危在旦夕,愿能用毕生所学救自己一条小命。

  然而他很快就发现不行,没用。同样的一场车祸,一如往年,而后Stephen每天都在感受自己双手的隐隐作颤,那是他无能为力的证明。

  Stephen开始更加畏惧生命的凋零——被人堵住围殴时如此,被孤身一人遗弃在珠穆朗玛时亦是如此,但他只能依靠软弱无能的自己,在胆怯时成倍努力,在心惊胆战之际冲上去甩对面一鞭子。

  后来Stephen成了Doctor Strange,担起守护阿戈摩多之眼的重任。阿戈摩多之眼救过他的命,他的命却因阿哥摩多之眼而危机四伏。

  心甘情愿保护他,让他多了除扫把间以外的依靠的,却多了个cloak。

  Stephen对cloak怀揣难以言述的奇妙的感情,虽说是主人和法器的附属关系,但他的生命——甚至一次呼吸,一次心跳,一星期洗了几次衣服——都无往不在关注之中。Stephen可以无忧无虑地倒吊在空中看书,无惧风雨侵袭也无惧车辆喧嚣。

  Stephen爱上了棉纺织布料和巧克力,晚上也养成了睡吊带床的坏习惯。他没有了独自疑神疑鬼的毛病,只专注于魔法修习和偶尔的惩恶扬善。Stephen.Strange也以为自己早就克服了一切。

  可是现在,他一团虚无,受困于一片漫漫黑暗之中,触碰不到一切也触碰不到自己,无法呼吸,没有心跳,更不会洗衣服,cloak也不在。

  对了,Stephen记起来了,他之前是被选中的那一半,被灭霸一个响指弹掉了,早已变成了灰烬,早没有生命了。

  没有生命,自然不用担心其安危了。Stephen这么想着,却由衷地感到了恐惧和绝望,然而连一滴眼泪也无法落下来。



完.

评论(6)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