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生

LOOK AT ME!!!
高二
寒假过年四天回来
作品不登大雅之堂
如果你喜欢就太好了
适合读出来,可以试试看



封面-自摄-西湖曲院风荷

【冰秋/长篇】不二臣·通天大典(5)

  沈清秋孤身深入漠北,实在太过疲倦,一直睡睡醒醒,宛如到了耄耋暮年。

  他持续做了无数个相同的梦,梦到自己站在一座陡峭高险的悬崖边,眼底望至是一道如刀劈的深沟横在脚下,漆黑的激流像烧熔的粘稠橡胶,汹涌地翻腾和呼啸。

  沈清秋独立断崖边,身着染了尘的竹色青衫,眉梢染血,衣袂翩飞。他眼角发酸发胀,气息极度不稳,握着修雅的手不住颤抖。

  他的左部胸腔疼得无以复加,整个人都脆弱得像张纸,就连修雅剑柄上的细微雕纹都能把他的手刺得火辣辣的。

  沈清秋看向黑魆魆的崖底,似乎在等些什么,望眼欲穿。他听见自己道:“没有选择就好了。”

  “没有选择就好了。”

  接着,这句话就变成了魔咒,时刻不停地被自己重复着。无数次恶性循环,沈清秋终于崩溃了。他潜意识里均衡梦境和现实的可久处性后猛地坐起,硬生生把自己从梦境里拽了出来。

  洛冰河见他气喘吁吁、满头大汗的样子,问:“做噩梦了?”

  沈清秋45°角仰起脖子,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

  洛冰河的目光聚集在他上下滚动的喉结上。“内容很糟糕吧。”他说。

  沈清秋“嗯”了一声,不禁感到意外。自一开始洛冰河身上的孤高清冷气就一直让人印象深刻,而这时他俩的对话却开始向唠嗑的方向发展了。

  想罢,他听洛冰河说:“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是谁。”

  洛冰河的话的确变得格外多,他又说:“我突然觉得,我要跟着你。你得让我跟着。”

  这种赤裸裸的命令式口吻,简直能与贾承风媲美,但沈清秋的第一想法竟是一只初生的虎崽在嗷嗷发威,惹得他忍俊不禁。

  行吧。谅他还能做什么。

  沈清秋这么想着,嘴里却说:“就算我信你,我的师兄弟们呢?”

  他一脸严肃地戏谑道:“他们碰见不认识的人,尤其是像你这种——杀气腾腾一脸苦大仇深的黑衣人进山门,指不准要把你扒光了煲汤呢。”

  说罢,他顺手撸了一把那根不停在眼前晃来晃去的马尾,没想到上手手感异常舒适,简直叫人撸了还想撸。

  洛冰河丝毫不觉他的小动作,只是小声嘟囔了一句:“扒什么啊……”

  在沈清秋说话的间隙,他从一边肮脏的稻草堆里扒拉出一柄黑色长物,现在正吹着灰呢。沈清秋定睛一看,发现他手里拿着的是一柄做工精美的黑铁古剑。

  剑身了无光彩,漆黑得仿佛容有无尽深渊;剑柄与剑身连接处镶着一粒硕大的红宝石,宛如一块凝结的死血。一丝嗖嗖凉气较漠北风雪更寒,刹那间席卷而来,起了沈清秋一身鸡皮疙瘩。

  他惊诧不已,先知后觉地松开洛冰河的发辫,却见洛冰河不知从哪摸出了一卷又黑又破、边缘一圈毛刺的旧绷带,一层一层地裹上那把剑,直至裹得严严实实露不出丝毫。

  明明是已把死气沉沉的剑了,为何感觉它发出了悲恸的鸣声?

  沈清秋深觉心颤,不由得噤声。

  裹完厚实的一层后,洛冰河在尾处打了个俏皮的小结,像是在庆祝什么节日的到来。他轻声道:“这是我以前的佩剑,估计现在也废了。”

  因走火入魔而被强行关押的修士并不少有,但如今灵力地位如此低下,沈清秋也是第一次见到洛冰河这样的人,虽然言语不曾表达却总是被淡淡的凄凉包围着,让周围的人不知不觉也卷入他的凄凉之中。
  
  洛冰河测过身,抬起眼来瞥了瞥沈清秋,十分不客气地伸出手:“你有剑吗。”
  
  不是疑问句,是祈使句。

  沈清秋汗颜,解下腰旁的修雅递给他。洛冰河接过剑,刷拉一声拔出鞘。没有预料中乍泄的灵气,他似乎有些失望。打量了番剑身和剑刃后,他迟疑道:“应该是…够了。为何我总觉得这以前的质量会比现在更好些?”
  
  沈清秋摸索了全身上下没找着扇子,便搓起一团脏雪扔了过去。
  
  洛冰河头也不抬地拦住雪球,正色对沈清秋道:“我们好出发了。”
  
  沈清秋瞬间乖了。他望望外面肆虐得正欢的暴雪,又望望洛冰河坚定的脸,十分迟缓地拉紧了身上的大裘:“我们走过去?”
  
  洛冰河疑惑道:“为何要走?我们御剑。”

 

  连续几日皆在筹备通天大典,纵使岳清源再精力充沛也不免感到疲惫,更何况最心疼的师弟还在茫茫雪原里跋涉。岳清源实在是心力交瘁,便将事务吩咐给下面能干的小徒,自己一人往东后山的花境走去。
 
  较近的小门小派已经陆陆续续到了几个。修士们安顿好后,或在院里调息修炼,或零零散散几个人接班去游玩自己本派的山水。虽笼统就这一山一水罢了,但天泽宫的风景是一等一的迷人,尤其是这东后山的花境,更是被人誉为仙境。
  
  不过天泽宫的后山主役两地,一是西后山的地牢,二才是这座花园,二者仅隔一条深壑。曾有传言云,东后山美丽芬芳的仙境红花,都是以死人白骨为饵,鲜血为染料。虽听得骇人,却平白给天泽花境添了些许妖冶的美感,令凡人愈发向往。

  草木葱茏,花团锦簇,将青石小径遮得几乎难以行走。小径尽头是一株依山而立的高大梧桐。在重重碎叶后——只有岳清源知道,有一个七八尺高的山洞,在热闹喧嚣之间,寻一处静谧的地儿歇息,也是甚合他意了。
  
  于是岳清源穿过一片灌木丛,匿在了梧桐树粗壮的枝干后,待一阵叽喳攀谈声逐渐消失,便挽起身上过长的衣衫,踩上一段树根处的灰岩,脚掌借力运着轻功蹭蹭蹭窜上树干,环住一根树枝借力将身体甩进山洞,最后在空中一个漂亮的翻滚后轻盈落地,没有发出任何引人注意的响声。

  可谁知,狭小的洞里早有一个人在打坐!
  
  那人听见动静,一拨斗笠,扎来一记凶狠的眼刀!岳清源还未反应过来,一道凌厉的剑风呼啸而至,直指他面门!

 

 

TBC.

我大概是山洞爱好者。
明明很牛逼却一直装不会用法的岳掌门是真的苦。
真·算命门派天泽宫(当然承风是帅的)
没有跳b系统的沈老师一不小心泄露了逗比属性。
沈:这次又不要我装逼了嘛!
别狡辩了,你就是哦哦西。

评论(11)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