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生

LOOK AT ME!!!
高二
寒假过年四天回来
作品不登大雅之堂
如果你喜欢就太好了
适合读出来,可以试试看



封面-自摄-西湖曲院风荷

【基三】(私设)Double JS 男子天团

·是基三几个儿子的设定!
·每一个都有死基佬的潜质orz

(1)藏剑·叶淞
  大儿子,也是目前真实存在的一个儿子。
  难以启齿的173,左眼角美人痣,深蓝色瞳孔,穿儒风套背问水,觉得雪河套娘们唧唧所以从没穿过。
  淞哥特别喜欢发呆,总被人说傻乎乎的,其实是个下哦机灵鬼。小时候经常被师兄师姐带到扬州七秀坊去玩,成功和大大小小的姑娘们打成一片,为以后的风流人生埋下祸根(bu)。
  对铸剑一窍不通,钟爱轻剑,对重剑完全无感。歇脚时别人坐台阶,淞哥就坐重剑,据他所言重剑上的银杏花纹不仅不硌还起到了按摩效果,结果被师姐罚跪了两个时辰的重剑。
  女人狠起心来真可怕。
  拜在庄花正阳门下,没事干时就躲在庄花身边看他发呆,以前还一直以为庄花不知道,直到被二庄主揪着后颈皮亲自拎走。
  喜欢蹦迪。幼时在七秀的生活对淞哥的爱好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一天夜里七秀小姐姐入梦来,淞哥一腔热血涌上心头,在床上辗转反侧最终一愤而起。由于轻功异常出色(因为热爱逃课业),他悄无声息地飞出山庄虎跑到了断桥边,没有被任何人发现。
  于是淞哥沾沾自喜,开始在断桥上蹦迪,甚至时不时拿起重剑来个大风车助兴,结果不幸被起夜的游客军爷李薄情看见了。
  这是他俩的初遇。所以淞哥刚入天团的艺名就叫“舞鸡”。
  幸亏人帅,否则薄情得被这老妖精活活吓死。

(2)长歌·杨雪春
  最让妈咪骄傲的178淳安小伙。
  吃软不吃硬的小变态。很攻,攻爆了,虽然名字叫雪春。
  一副拈花折柳的翩翩公子形象,平时很少把头发束起来,一套雪河一把琴,一双带斑点的琥珀色眼睛那么一瞥,无情夺走一干少女萌动的春心。
  很少说话,对外冷得一比,但经常和淞哥抱在一起叽叽喳喳飚方言喝老酒(被淞哥调戏了就开平沙示威),简称家禽开会。
  懒,连情缘都懒得找,但只要和一个人看对眼,就会一改性冷淡的性子,明撩暗撩疯狂撩,独处时明撩,外人在是暗撩,睡到时疯狂调戏,在惹怒对方的边界徘徊摩擦。
  但异常变态的同时慢慢付出自己的全部真心,忠贞不二。如果受到对方无故的背叛,消沉一段时间后会对对方施以极端的心理报复。
  雪春儿说了,只打雄性生物。
  以前有个道姑女友,导致雪春儿现在看到纯阳就抱琴,为此同团的纯阳沈小朋友表示经常被友军误伤。
  很性感呢雪春儿。

(3)天策·李薄情
  据说薄情儿的名字是在父母吵架时取的,不过谁知道呢。
  (真实原因:在死都想不出姓李应该取什么名字时,吐槽一名李姓同学薄情寡义)
  薄情儿185,很勇,全身上下都练出了薄薄一层肌肉。听说他一直很向往哲学的腱子肉,但姜阿妈不让他长。
  薄情儿的眼睛也是蓝的,至于怎么蓝请请参考哈士奇。作为一个柔情猛男,他除了垂耳兔什么校服都会穿,真是直男审美呢薄情儿怪不得没有情缘。
  薄情儿不仅没有情缘还是个分手大师。又一次他世界带对象来府里玩,师姐有事叫了他声“薄情儿”,结果对象人为师姐在指责自己,于是两人吵得不可开交最终不欢而散。
  作为偷看过淞哥蹦迪的人,薄情儿一直对那晚的邂逅有着蜜汁眷恋。于是又一次他背了一壶二锅头想灌醉淞哥胁迫他蹦迪给自己看,最后淞哥干了五大白还没倒,薄情儿倒是被灌得七荤八素。
  后来被淞哥用重剑拍了出去。
  最近的爱好是旁听家禽开会。

(4)纯阳·沈琼
  气纯,不渣,爱好炼丹。
  身高177,额头中间有一点朱砂(其实是疤,因为小时候特别喜欢哪吒,所以自己用火钳夹了一粒炭烫的)。大大的金棕色杏仁眼,亮得发光,晚上根本不用担心看不着华山的山路(bu)。略童颜,然而一头商城300rmb白发,走在雪山或者西湖时远看像秃了半个脑壳。
  少年时看纯阳宫里修为很高的师兄白发飘飘,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就炼了丹把自己的头发化成白的,结果被年幼的师弟们认为是操劳过度,险些被拔成少林。
  此事已是黑历史,但重新染黑是不存在的。阿琼对自己真的很严格。
  阿琼人如其名——“穷”。炼丹炼得好也只能门派内用,卖不出去,身上穿的依然是及冠时的朔雪套(还被杨雪春误抠了几个洞)。
  阿琼曾经炼过一方名丹,不仅能回还能吸,由于炼得太优秀,丹身还会发出诡异的金光,于是门派上下以沈琼之名命名此丹,称其为“琼光丹”。
  人各有命啊,阿琼。

(5)苍云·燕白
  不仅紧扣燕云军的潮流脉搏,更是整个大唐时尚界的弄潮儿。俗话说得妙,燕白不负fashion泪,岂把WiFi破长空。
  这样一个黑色眼睛的资本主义男人,他的盾是镶钻的,他的铠是挂铁链,他的头发是离子烫的,他的嘴是抹了蜜的,他是一个一出场把当时最有钱的叶淞和(现在也是)最穷的阿琼闪得眼睛疼的盾爹,但只有酷哥琴爹杨雪春说,他的脑袋是驴啃了的。
  面对一脸不屑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杨雪春,好奇宝宝大白同志表示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于是他抱着纸和墨水,在雪春儿练琴的时候时候蹲一边炫耀时尚教父的拿手好戏之一——画人像。
  第一幅人像非常大佬,但雪春十分不满意,他认为大白同志没有描绘出他的千万分之一美貌。 
  时尚教父气急败坏,当晚吨吨吨了一斤白的,提起笔绞尽脑汁为雪春儿画了一张扭曲的脸庞。谁料雪春儿看到后喜出望外,表示被他的毕加索式笔法深深折服,并专门刻了个玺在上面盖了几十个阅章。
  大白同志由此成为第一个识破雪春儿同志老变态真面目的人。

 

(6)唐门·唐慈
  因为是师父的第八个徒弟,所以江湖人称“唐慈八”。
  一听就是个正儿八经的小甜心,为人也是真甜心,机关做来逗小孩,没事儿不瞎打jjc。与野男人们相识没多久,没过几天就成了团宠。
  淡蓝灰色瞳孔,176大宝贝,淞哥都要被气哭了。
  又一次在采访中,慈八说他因为不太会吃辣,经常被唐门的师兄师姐嘲讽。
  “他们一顿饭可以吃三十多个小米辣,我怎么吃得了呢?小米辣那是人吃的吗?可他们不听,一边巴适着一边找乐子。”受害人慈八热泪盈眶。
  旁观者叶淞和杨雪春听完,摸了一串小米辣面无表情地放进了嘴里。
  “我吗?……嗯…每顿饭平均只能吃二十九个吧,二十七个最少了。嗯?噢,对,是的,我们一生下来就会吃,连奶都是浸了辣椒面再喂的……还行吧,一般啦。”
  一边的淞哥已经被薄情儿头朝地地扛走了,因为薄情儿说这样利于发汗;雪春儿同志细嚼慢咽完二十六个后,还是捂着小腹摆手跑了,据大白同志说他是痛经了。
  慈八牛逼。
  


(7)明教·陆双六
  武学造诣极高,高到要爆表的一只喵哥。jjc老大,只身轰动一片武林,钱全花在买武器买装备上,和杨雪春这种玩心理战术的妖艳jian货真是好不一样。
  墨绿色眸子182小卷毛,姐姐是西域有名的舞娘,而自己也身怀绝技(即切爆对方狗头),所以也是个泛着资本主义恶臭的人,连弯刀刀鞘上都镶着猫眼石和玛瑙,身上盘缠不够就抠一颗下来当掉,拿到钱后再拿回来重新镶回去,拿不回来就买一颗更纯的,是一个一根筋的大老板。
  鼻梁两侧分别有两颗相互对称的黑痣,骚里骚气的,小时候穿姐姐改的舞娘装趁姐姐不注意去宾客面前扭肚皮,没有被任何人认出(甚至是他姐姐)。
  从小傻到大傻完后的陆双六决定一雪前耻,于是奔走于江湖之间成天大开杀戒(bu)大显身手,被人尊称为六六六大佬。
  世界频道里有一句话出现的频率非常之高,就是“六六六大佬六六六啊”。
  但本人不对此作任何评价,被团里野男人敲敲打打也鲜少说话,因而以一个隐忍冷酷的杀手形象被人到处吹。
  其实双六并不隐忍,他要气死了,他还特意去学了汉语要回来骂人,然而老天爷啊他是个结巴,所以双六干脆闭嘴了。
  目前双六只有一句脏话说得很流利。如果你欺负他太多次,他会大喊一句“敲里妈”然后用宝石敲爆你的狗头。
  据知情人士透露,这句脏话是某个巴蜀的辣汉子交给双六的,真是人性的泯灭道德的沦丧,实在是太可耻了。
  陆双六本名其实不叫陆双六,问是什么他也不知道,因为太长了真的背不下来。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