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生

LOOK AT ME!!!
高二
寒假过年四天回来
作品不登大雅之堂
如果你喜欢就太好了
适合读出来,可以试试看



封面-自摄-西湖曲院风荷

(沈剑心×叶英)兰麝香仍在


  “我没想到你会来。”

  一片枯黄的银杏叶一直静静卧在叶英的眉心,待熨平这寸褶皱,它又忽地被风吹走了,越飘越远。

  沈剑心压下斗笠边沿,死要面子地遮住脸上不知不觉绽开的笑容。他独立在飞檐上,任凭披风飒飒地响。

  “你为什么觉得我不会来呢?”沈剑心调笑道。他已俨然一副大侠的风范,说话行事却幼稚如初,这回翻墙进山庄不知又是模仿哪个小话本桥段的。叶英不得苦笑。

  “是我想多了,沈兄。”叶英的声音不大,只刚好能穿透这方小廊顶,像块磁铁紧紧吸附在沈剑心的耳膜上。“西湖的秋风还是冷的,沈兄不宜在上面停留,还是下来吧。”

  沈剑心听了,嘴咧到了耳朵根,又露出一张没心没肺的笑皮来:“世人道藏剑山庄庄主抱剑观花天下绝景,谁知今日花枯完了,庄主抱剑观叶不知是在等谁?”

  他用脚尖一蹬吉兽的大鼻头,从飞檐一跃而下,轻盈稳当地踩在了地面上,就算上天入地花样单口相声照样说得不亦乐乎:“等谁呢……莫不是在等一个盖世的大英雄从天而降。”

  他早在檐上就勘探好那一抹明黄色身影的方位,一立稳就直接三步并两步凑到叶英面前,想要在一寸间再次细细将这张惊艳天下的脸描摹入心,看那双平静蔚蓝如西湖面的眼睛中转瞬即逝的无措,以填补自己多年来心尖上的一块空白。

  然而叶英只是被沈剑心掀起的微风吹得扬了扬眉,没有一句话,也没有其他多余的动作,仍在闭目养神,如同一尊精美的石雕,沈剑心的出现似乎完全没有让他感到惊喜。

  就像一张银杏叶,积淀了将近一年的芳华,在最后一刻成就了金黄的功勋,待返土还乡后也顶多是浅浅一层腐殖质。

  沈剑心这几年,风里来雨里去,从稻香村到天字榜,连酒窝都磨得更加深邃了。阅历和声望一阶一阶向上累的同时,斗笠上的血腥脂粉也再也无法被雨水冲刷干净了。纵使人坚若磐石,归所的任何一个细微变化也会成为那根罪恶的稻草,更何况是对于一位疲惫的旅人。

  一簇微弱的火焰还未燃起就突然被浇灭,真正无措的人成了沈剑心。他哑然地张了张嘴,随后重新露出一个暖洋洋的微笑:“……庄主,听闻您练就了心剑,这可真是……”

  物是人非?

  他温热的气息将叶英散落在额前的细碎雪丝吹拂向颊边,露出额角那朵开得拘谨的朱花。

  叶英微不觉察地叹了口气:“偶然罢了,不足挂齿。”

  沈剑心道:“何叫不足挂齿?已经很少有人能在我用轻功时发现我了。”

  他顿了顿,又道:“更何况庄主还闭着眼……难不成是听见我的动静了?那我之前错了,庄主怕不是英雄等英雄哦。”

  “我……”

  叶英的呼吸明显一滞,不经意泻出的些微气音混在窸窣作响的银杏丛中几乎听不见。

  “我听不见,我只能闻到你的气味。”

  他的眼帘依旧紧闭,甚至没有丝毫的颤动。接着,他仿佛意识到自己并没有说出沈剑心想要的答案,缓缓低下了头,让吹到两侧的白发再次遮住脸颊,轻轻道了声“对不起”。
 

  有什么东西,喀嚓一声,裂了。

  如风雨骤来,将歇未息,又如一石激起千层浪,随波破碎的期望多么像是失望。

  那么被寄予期望的人,他的心情会是如何呢?

  沈剑心认识的叶英,并非那个占着天字榜虚名供人观瞻的盖世高手。

  初遇的那次名剑大会,舍身要护女弟子的叶英被冰法冻得嘴唇发紫,却屹立不倒的画面,他还历历在目。还有花丛间长廊上毫不自知的自吹自擂,和绛红色纱缦下他泛红的眼角、堪比酥酪的肌理。

  那双湛蓝的眼眸,迷离时更像一汪湖水,风一吹有波波转,三千雪丝衬在一旁,宛如西湖残雪。

  谁能把西湖装饰在自己的脸上呢?

  叶英不仅做到了,还撬开了他心房上结的一层茧,挑那最柔软的地方栖居。

  活在沈剑心眼里的叶英,只是个单纯坚毅的男子,现在这样,以后也这样。自己在失望些什么,他又有何理由屈尊对失望的自己说“对不起”。

  “我现在觉得,你不会武功也不错,至少我能多几条来陪你的正当理由……”

  沈剑心笑得很好看,酒窝陷得惹眼,还冒出两颗釉白虎牙,“比如,我能光明正大地来保护你了。”

  叶英忍俊不禁,上扬的嘴角使他的脸部轮廓柔和起来。他微睁了眼,如扇的睫毛恰好将那一小弯黯淡无光的蓝色挡得严严实实。

  “可我是藏剑山庄庄主啊。”叶英回道。

完.

还是庄花写失明了(bu)
时间私设!因为动画改得我混乱了(!)
我把身为剑纯的小心心EQ写太高了抱歉啦!!
 
 

评论(24)

热度(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