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生

LOOK AT ME!!!
高二
寒假过年四天回来
作品不登大雅之堂
如果你喜欢就太好了
适合读出来,可以试试看



封面-自摄-西湖曲院风荷

记一个冰秋人格分裂脑洞

  洛冰河从小患有人格分裂症(非常惨)。

  他刚开始时只分裂出2个人格,主人格是小白花冰妹,第二人格是小酷哥冰哥。但由于过于缺乏安全感,平时通常是第二人格冰哥与人交往。

  洛冰河还是一个正在成长中的孩子,需要有人来引导自己、给予自己所渴望的关爱,可是身边的成年人无法担起这个责任,同龄人又因为冰哥的臭脾气而孤立洛冰河,于是洛冰河逐渐分化出了第三个人格——一个叫沈垣的青年男子,来作为自己成长时的向导。

  沈垣只有在洛冰河孤身一人或者面临巨大选择或挫折时才会出现,像一个老师一样悉心呵护着洛冰河。冰妹、冰哥都非常尊敬沈垣,也越来越依赖他。

  沈垣的出现其实代表洛冰河的分裂症已经很严重了,虽然洛冰河并没有分裂出许多人格,但他前两个人格除了性格天差地别外还有些细微的共鸣之处,就像一个灵魂的两个极端。

  ——而沈垣就是一个截然不同的灵魂,不同到冰妹冰哥都认为沈垣甚至不该使用这具身体——他应该是一个纤长的男子,拥有一张儒雅温和的脸,而不是洛冰河的脸,单纯地更换穿着打扮并不能将他的特殊性显示完全。

  而沈垣对此不以为意,他像是个孤魂在洛冰河身上栖居,已经足够满足了。

  每次人格切换时,洛冰河都会用一本笔记本来记录现在人格想说的话。沈垣总像个师长,耐心温柔地解答另两个小孩子人格的困惑,有时还来个稳准狠的精辟吐槽,并顺手帮他们解决一些棘手的问题,比如填补冰哥在人际交往方面的空白。

  后来,老师发现了洛冰河的人格分裂,说很严重,让孤儿院带去治疗。洛冰河(冰妹)还小,并不清楚什么是“人格分裂症”,他认为冰哥和沈垣只是两个神奇的、住在自己身上的朋友,与自己也许有相似之处,但却并非自己。

  于是洛冰河就听话的(可能算是麻木的)配合治疗。渐渐的,主人格冰妹察觉到自己占据了这具身体绝大部分时间,冰哥和沈垣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少,自己只能疑惑着迷茫着什么都做不了。

  冰哥先不见了。沈垣在离开之前在笔记本里写了很多告别和叮嘱的话,其中有一句话用红笔重点画了出来,说: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我和你再次重逢的日子只会越来越近,不会越来越远。”

  “别抱遗憾,安心等待。”
 

  冰妹一个人一天天长大。他学了一点冰哥的性子,整个人像块冰一样成熟冷寂,茕茕孑立地活着,那本幼时的笔记本是他唯一的心灵慰藉。

  有人问他为何不娶妻生子度过余生。洛冰河说,以前有一个人保护我,现在他走了,我也学会了保护自己;以前也有一个人照亮我的生活,倾听我的心,可他也走了,他走以后我才发现能这样对我的只有他一人而已。

  现在的我,在等他回来。

评论(11)

热度(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