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生

LOOK AT ME!!!
高二
寒假过年四天回来
作品不登大雅之堂
如果你喜欢就太好了
适合读出来,可以试试看



封面-自摄-西湖曲院风荷

[冰秋]鹤蚌相争,渔翁得利。

●老奸巨猾老渔夫×随波逐流小仙鹤
●ooc警告

(1)

  碧云天,黄叶地,烟笼草木,秋色野滩上,一股浓郁的蒜蓉味飘然拂来,香得一只正在贮冬粮的小松鼠两爪蹬起直挺挺地从枝头摔了下来。

  沈清秋认为这种日子简直爽翻了。

  人世间如今已经繁华得不成样子,弥漫着脂粉火药气子的大城市星星点点密密麻麻,他飞了三天才找到这么个静谧地儿养老。

  此时的沈清秋化回一只挺拔秀美的仙鹤,没有像文人墨客所称道的那样高傲地梳毛或踱步走来走去,以彰显自己作文仙鹤的高贵,而是架起了烧烤架在这水天一色中烤一只似乎中暑了的蒜蓉蚌。

  肥美的蚌肉嫩得像一汪水,搭配着调料醉人的鲜香,被烤得滋滋作响。沈清秋在一边候了半天,已经饿得神志不清了。

  他估摸着到时候了,刚想食指大动,谁知连块蒜都没摸到,四周就瞬间漆黑一片。

  沈清秋严重怀疑自己是饿晕了,在临近天堂的交界线处。

(2)

  在整个疙瘩村,如果要排个最蛇皮渔夫的话,天琅君排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天琅君是世界捕鱼史上的传奇,据说他能悄无声息地游到迁徙的鱼群边直接徒手捞鱼,还可以让鱼钩s形走位,堪称水中追踪导弹,甚至可以让肾上腺素在瞬间达到峰值,以刺激大脑让其中的电流大大加强并通过他的瞳孔直射出来,造就了人体电鱼这一大未解之谜。

  疙瘩村凡是飞鸟鱼禽这类无脑生物见他都得忌惮三分,村民们则一个个都想钓到这个又帅又有钱有才的金龟婿,更甚者还专门送了一本书来赞美他,名字叫《老人与海》。

  但天琅君心境甚高,全村如花似玉的美娇娘愣是一个也没如他眼。正当疙瘩村村长因嫁不出女儿气急败坏地要在村里建一家维○利亚美容医院时,进城卖鱼的帅小伙乐呵呵地牵着一个城里姑娘的手回村了。

  那天,全村鸡飞蛋打,柔娥们的嚎啕声不绝于耳,盖过了一众大妈的卡路里。

  然而小两口夫妻恩爱两不移,又两耳不闻窗外事。于是,他们的革命友谊飞速升华,不久苏夕颜就在天寒地冻的一天生了个壮实的大胖小子。

  天琅君高兴坏了,用东北砸冰捕鱼的手法把门前洛川一半的鱼都抓了上来,名曰要给媳妇补身子。

  至于那小崽子,哎,不管了,先让媳妇吃饱再说。

  苏夕颜被他的拳拳真情打动了。然后,夫妻俩给崽子起了个十分有纪念意义的名字——洛冰河。

(3)

  沈清秋睡了一场好觉,虽然做的梦并不是太好。

,他梦到自己飞回了天庭老家,结果被一只叫做柳清歌的雄鹤以“我们小仙鹤不吃东西只喝露水”的理由勒令饿肚子。

  听闻饿着肚子睡眠质量更佳,古人诚不欺我也。

  他噩梦缠身三天三夜,饿得两眼发直,几乎奄奄一息。这时,一股熟悉的蒜香钻入鼻孔。

  沈清秋顿时惊醒,奋起睁眼,朦胧间勾勒出一个黑衣少年的身形。这少年在他面前盘腿坐着,兴致勃勃地盯着他看,手里还拿着一只光溜溜的蚌壳,还冒着些许热气,一看就是刚被嗦完。

  沈清秋再一看,发现自己的双手被束缚着,关在一间小土房里。

  沈清秋:“……”

  “卧槽。”

  仙鹤不可思议、难以置信地爆了粗口。

  紧接着,他的胃部发出了爽朗的叫声。

  沈清秋羞愤欲死。

  “你是不是想吃东西?”少年问道,问完还顺便嗦完了蒜蓉。

  沈清秋瞪直了眼,不断告诫自己要端好作为一只仙鹤最起码的涵养。(沈清秋第一次无比羡慕凤凰喷火的能力,心中想把那张俊脸点燃的欲望十分强烈)

  他艰难地把额前碎发甩到耳后,并拢双腿,抬头挺胸,十分矜持并且居高临下地问:“你是何人,我为何会在这里?”

  少年没急着回答。他站起身来,将壳丢到一边,拣了些许柴火到灶里点燃后走出门去。

  沈清秋趁他转身过去,绷着脸瞪了他一眼,以报烤蚌之恨。

  半晌,少年提着一条尚在蹦跳的鱼走了进来,“咣”地按在砧板上,抽出菜刀无比娴熟地开膛剖腹剥鳞去骨。他边剖边回答:“这里是疙瘩村,我叫洛冰河,一个渔夫,你是我爹抓回来的,说是给我置备的遗产。”

  我堂堂天庭仙鹤,居然被人绑作私人财产?还是遗产???

  沈清秋表面特淡定,心里却早已把洛冰河口中的老头子抽了一千八百多鞭。

  “那敢问…令尊今在何处?”

  沈清秋皮笑肉不笑。

  “哦,他不在了。”洛冰河用刀背拍扁了一瓣蒜,语气平淡得像只是在说什么食物很好吃一样。

  气氛陷入一种微妙的尴尬。沈清秋奇了,心道这怎么可能呢,他前不久还刚把他打晕呢。然而他不能直说,单轻咳了几声。

  洛冰河瞥了他一眼,似看出了他的疑惑。他平静地盖上锅盖:“我父母嫌我太麻烦,就去城里度蜜月了。”

  “……”

  “哦……”

(4)

  洛冰河从小继承他爹妈的良好基因,再加上点脆皮鸭乃至沙雕文男主必不可少的美貌光环,帅得那叫一个惨绝人寰。

  他还未长开时,就被一群家有黄花大闺女的大姨大姑一眼鉴出了宝,就像曾经对他爹那样,哭着喊着逼他娶童养媳。

  但万万没想到,洛冰河还继承了他爹的臭毛病,就是自己太帅了,在镜子里看太多次自己的脸后,对择偶的审美标准就蹭蹭蹭拔高了七八倍。
 

  今天洛冰河他爹临走前给他带了一个沉甸甸的麻袋,说他妈舍不得孩子受苦,让自己多留点钱,所以天琅君就干脆去给他套了只落单的鹤回来,够他吃一个月的。

  洛冰河让他麻溜点出去,自己拆了麻袋把叫着肚子睡得正香都快打起鼾的小仙鹤取了出来,虽然他也不知道仙鹤为什么会打鼾。

  然后洛冰河出去抱点做窝的干草的功夫,地上的鹤变成了一个黑白素袍、青丝垂地、眉间一点红、仙得不行的俊秀男子。

  这故事很像村口卖的劣质小话本,但洛冰河很少体会到这种被惊艳的感觉了。

  不过只有那么一刹那而已,毕竟自己还是太帅了。

  锅里的鱼汤咕嘟咕嘟地滚起来,冒出鲜美的香气。洛冰河舀了一勺细尝一口,赞许地眯起了眼,转向躺在地上装死的沈清秋。

  “你要吗?”

  沈清秋一向引以为豪的仙人气节被钻入鼻腔的一缕香味勾得如墙头之草,不由得悲愤欲绝:“我就是自绝经脉,被你拔毛煮汤,也不会吃你一点东西…!”

  洛冰河充耳不闻,自顾自盛了一碗汤递给他。

  沈清秋背对着他,却整个人都凝滞在了原地。

  他不敢动,真的不敢动,他怕自己稍微一动就要沦陷在洛氏鱼汤的温柔乡里了。

(5)

  干了一碗嗟来之汤后,沈清秋再也不想回天庭了。

  他像个老佛爷一样以还功德的借口在洛冰河的小渔屋里住了下来,只为洛冰河那惊天地泣鬼神的厨艺。

  俗话说得好,想要征服一只雄鸟的心就必须征服他的胃,这一点洛冰河做到了,而且做得十分完美。

  既然说了是还功德,就要把戏演到底。作为一只在笙乐里长大的仙鹤,他虽不能劳不会干,但好歹有仙术傍身。于是每当洛冰河把盐或糖或酱油用光时,沈清秋就懒洋洋地打一个响指,直接变出了足以堆满半个柴间的太○乐和海地。

  当天晚上,沈清秋绝对能得到一席河鲜全宴作为回报。

  洛冰河也是耐心十足,尽心尽力地把这个老神仙伺候地服服帖帖的。就算几包调味料就换白吃白住倒贴了不少。

  谁知树大招风,装逼遭雷,沈清秋的存在很快就引来了一派逼婚人士和适婚青年的注意力。由于沈清秋的响指变盐实在太过震撼,人又俊美得很,仙气扑鼻不食除洛冰河家门口以外的烟火,好似七仙女下凡,村里人便亲切地称他为“灭霸姑娘”。

(6)

  一天,沈清秋闲来无事,跟着洛冰河来到洛川边捕鱼。

  下午太阳晴朗,河边却冷清无人,沈清秋见状化出如扇的洁白双翼,惬意地坐在一边的木墩上,用喙梳理起了碎羽。

  少年精实修长的身躯在水面上一跃而起,像文殊在殿里偷养的剑鱼。随机他又带上一串水花——在阳光的照耀下金闪闪地发亮,细腻地描绘出洛冰河精雕细琢的轮廓和粘在额角的一缕湿发,看得沈清秋倏地一愣,不小心从身上拔下一根羽毛,疼得嘶嘶抽气。
 

  年轻的渔夫不一会儿就将一条活蹦乱跳的大鱼抱在了怀里,可他嘴角边尚未绽开笑意便被无情的冷意所替代,在河中央一沉一浮就是不上岸。

  沈清秋奇了,只听不远处传来一阵乒乒乓乓锅碗瓢盆的敲打声和叽叽喳喳的谈话声,且越来越近,越近越响,一群大伯大婶领着一列浓妆艳抹的俏村姑来到了岸边,堪比四篇难言之隐里面的王大妈大军。

  老村长先发制人:“洛小哥,有空伐?”

  洛冰河向他投去冰冷的目光,并未应答。

  老村长欣慰地点点头:“有空,有空就好。”他牵过一个羞涩的姑娘,挥手示意洛冰河:“我给你介绍一下小玉,家里开不太古酱油厂的,人是特别……”

  洛冰河高冷打断并发言:“我只吃海地。”

  村长悻悻而还,群叔群婶仍不堪示弱:“洛小哥,看看我家姑娘……”“诶我三舅子的表妹的外甥女可谓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真不了解一下?”

  姑娘甲对洛冰河明送一个火热秋波,姑娘乙吃吃地娇羞一笑,姑娘丙沉迷于美色之中,脸上尽是诡异的神色。

  在一旁围观的沈清秋作为一只普通的鸟在此时早已被忽略,他情不自禁翻了一个“众人皆醉我独醒”的白眼。

  洛冰河在他们扯得热火朝天的时候又下去捞了几只螃蟹,结果浮上来时热闹程度不减反增,他简直无语了。

  如果上天能给我再来一次的机会,我希望我没有这般美貌。

  洛冰河略作思索后,清清嗓子,沉声对那群人道:“嫁给我的话,我以后只会给你们一个人做饭了。吃一辈子我做的饭,你们有谁愿意吗?”

  大家自早就听闻疙瘩村洛氏冰河厨艺过人,而他居然提出这种稳赚的交易,姑娘们高兴得快死过去。

  “我愿意!”

  “我我我!——”

  “生生世世,生生世世!”

  “唳!!!——”

  一声清脆响亮的鹤鸣如一石激起千层浪,一雷平寂万物声。所有人都一下子安静了下来,齐齐寻声望去。

(7)

  沈清秋这只鹤优点还是很多的,其中一个就是非常有B数。

  他明白,如果自己舍弃洛氏鱼汤或蒜蓉干贝,回到天庭喝柳氏露水的话,迎接自己的只有异常灰暗的未来。

  于是,沈清秋忙化回人身,怒发冲冠拍案而起,在众目睽睽之下轻轻一蹬,冯虚御风,足尖点着水面,稳稳地落到洛冰河身边,手指捏住他的一寸衣角,扫了眼面前的七大姑八大婶九大爷。

  “哟!是灭霸姑娘!”

  “要死呐!俺闺女还有机会吗?亲手煮饭的夫婿呀!”

  “恕小的眼拙…这、这是姑娘?”

  人们啧啧称奇,议论纷纷。

  沈清秋没有听到他们说的话,只是将手里捏着的衣角往上一提,把一言不发的洛冰河从水里一把拽了出来,另一只手抓住他的衣领。

  随后沈清秋贴到了洛冰河耳边,学着玉皇大帝上朝时的口吻,严肃还有点凶巴巴地问:“只要嫁给你,你就给我做一辈子的饭?”

  洛冰河似乎一点被强人锁男的自觉都没有,淡定且笃定地点了点头。

  “……行。”

  沈清秋眼前不知不觉地浮现出一瓢瓢天庭露水和一盘盘河鲜杂烩分庭相争的画面。他摇摇脑袋才勉强将其驱出脑海。

  他继续锁紧洛冰河,然后气沉丹田,酝酿许久后大声发言:“本人单方面宣布,本人与洛冰河结为结发夫妻,恩恩爱爱举案齐眉!”

  接着沈清秋扭头就是一个青涩的法式热吻,灌了洛冰河满满一嘴仙气。

(8)

  时光安稳,岁月静好。

  沈清秋撩起羽氅,揉了揉自己露出来的雪白肚皮,疑惑道:”奇怪…怎么没动静呢?”

  “怎么?”

  洛冰河正在厨房鼓捣新料理的做法,忙得不可开交,抽空问了一句。

  “岳师兄告诉我亲了嘴就会怀孕的,为什么我的肚子还是这么瘪瘪的?”

  “那……”洛冰河忍不住笑了,“那你那天还亲我?你不怕自己生小鹤吗?”

  沈清秋郑重地答道:“岳师兄还告诉我,一切不以为爱结合为目的的结婚都是耍流氓。为爱结合的结果就是怀孕,所以我直接略过流程了哦。”

完.

  感谢你看到这里!

  光是自己想吐槽的话就很多了,所以我就不说了,大家意会。

  最后,轻喷。
 

评论(20)

热度(5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