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生

LOOK AT ME!!!
高二
寒假过年四天回来
作品不登大雅之堂
如果你喜欢就太好了
适合读出来,可以试试看



封面-自摄-西湖曲院风荷

【冰秋/长篇】不二臣(3)

  第二章

------------------------------------------

  “钟鸣鼎食之家,岂有希冀。”

  “云缭雾绕之间,梦中所寻。”

  “斯人已去兮,何不改此度。”

  “挥毫镌思,彻夜寐悟。”

  “怎堪黄州形病木,携南国吴钩驱鹜。”

    

 

  洛冰河觉得自己睡了三天,三年,抑或是三百年。

 

  浑身上下仿佛都塞满了棉絮,散架了一般。他被毫无征兆的亮光刺得眼皮发酸,难受地,却还是不醒,甚至丝毫不动,像个赖床的小孩。

 

  一阵不安分后,洛冰河又睡死过去,直到一记重锤猛地砸在了他的小腹上。洛冰河压在喉底的一口陈年老血险些喷出,人也立马清醒了。

 

  他艰难地扶着烂木头较为稳固的一沿,一点一点地支撑着身体坐了起来。他疲惫地靠了下去,瞳孔不停地失焦聚焦再失再聚。许久,待最后一阵模糊过后,洛冰河终于看清了自己肚子上的东西。

 

  一颗沉甸甸的人头,头的主人盖着一层厚厚的雪被褥,一袭明亮的青色在其下若隐若现。他正半趴跪地倒在自己躺着的棺木边,小脸惨白惨白,被散落的长发盖着,半掩不掩。洛冰河意识还没正位,只认为眼前这人当得起一个惨字。即使似曾相识,此刻的大脑也不会给予他任何灵光乍现的可能。

 

  他扒拉下身上的裘衣,然后站起身来,迈出棺外,有些无奈地看了眼躺尸的男子,弯下腰将大裘裹在他身上,手扶上他的膝弯准备把男子横抱起来。

 

  男子的身体偏纤细,即使洛冰河未养足力气也足以轻松将他抱起。但在他触及到男子腰侧的一刹那,一阵钻心的灼烧的疼痛如电流般刺啦袭来,席卷过每一寸裸露着的肌肤。

 

  洛冰河舔了舔龟裂的嘴唇表皮,立马将男子安置在棺内。顷刻,他便淹没于一股突然窜起的熊熊烈火之中。

 

  火焰滚烫灼人,以不断滋生的魔息为助燃物,将所有点燃它物的余力集中于摧毁肉体与灵魂上。洛冰河沉着脸,不紧不慢地隐蔽了身上流动的魔息。

 

 

  灵火失去了助燃物,渐渐减弱了攻势。洛冰河用灵力冲刷了一遍灵脉后,火焰逐渐平息下去,并最终熄灭,化为一缕白烟。

 

  洛冰河捻了捻焦黑渗血的指尖,目光扫向一动不动的男子腰侧那块闪着寒光的精铁上。

 

  若是普通魔物碰上这个,一定早死了。洛冰河想。

 

  而他也莫名其妙地,感到精疲力竭了。

 

  洛冰河瞥向男子安静的睡颜,如雕塑般冷硬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奇异的柔和。

 

  不远处,漠北的雪越刮越大,好似战退玉龙三百万,残鳞败甲满天飞。

 

  洛冰河知道自己被人封印在了这个地方,而且封印了太长时间,导致他的一块记忆一不小心随着风雪刮成了一个空白地带。

 

  然而他感到分外安心,特别是触摸到这个青衣男子的一瞬间,安心到洛冰河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

 

  谁知是否是故人一别良久,时间安排这次相遇?

 

  洛冰河无从得知。于是,他重新迈进棺木,如即将接受神的洗礼般,将不速之客的精铁抛掷出棺后,扶着他,无比自然地帮他靠在自己的胸膛上,闭上眼开始补气回神。

 

  魔物的思想,就是如此直截了当,有时就算是洛冰河也不例外。

  

 

 

 

“掌门何忧?”

 

  岳清源已然是议事堂的常客了。

 

  纵使贾承风孤高张狂,也不得不承认他的稳重如一。若是在天泽宫挑选一个能够掌握大局的人,岳清源必然位居第二。

 

  有领导才略的人,如若不为自己所重用,必起大乱,所以贾承风一直沾沾自喜于他那两全其美之策,只是岳清源这个人,总是不得不让他回忆起自己去世已久的啰嗦父亲。

 

  “岳公还问鄙人何忧?您先看看自己吧。”贾承风盯着他因没绑好而垂下的一缕额发,揶揄道,“竹君没了,鄙人还可以立几个梅君兰君菊君,再说有天宫炼制的御魔令在手,你我又为他算过天命,这一行虽有凶却无险,岳公何忧?”

 

  “通天大典在即,掌门何忧?”

 

  岳清源不屈不挠,一再反问。

 

  贾承风无话可说。他简直要被气笑了。

 

  “我?…呵……”

 

  说什么天意被篡,福泽偏袒?

 

  可是无人信任,这件事只有他自己可以知道。

 

 

 

 

 

 

TBC.

 

 

 

 

下一章,通天大典正式篇开启

评论(6)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