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生

LOOK AT ME!!!
高二
寒假过年四天回来
作品不登大雅之堂
如果你喜欢就太好了
适合读出来,可以试试看



封面-自摄-西湖曲院风荷

[冰秋/长篇]不二臣(2)

  第一章地址

  天泽宫坐落于大陆最中央的一座高山上,从山脚到山顶,都重重叠叠地兴起了土木,屋顶更是高山一尺直插云霄,逼压着苍穹。周围一条环山大河,似一段天然屏障,将仙宫沾染得颇有些不食人间烟火。

 

 

  山很陡,沈沈清秋别了秋海棠后发现自己要从山腰攀到山顶,不由得叫苦不迭。几千几万级的山阶,对于一个疏于法术的天泽修士来说,实在是太为难他了。

  

 

 

 

  天泽宫,议事殿内。

  

 

  雕花窗外,一株硕大的枯木垂下如扇面般厚实的枝叶,将这间雕梁画栋的华丽屋子笼得严严实实,只泄下几丝薄光。

 

 

  岳清源穿着一件素色布衣,平静地坐在副位的红木椅里,波澜不动的眼眸里映出面前一颗夜明珠圆润的影子。

 

 

  “苍穹山在数百年前就被屠门了,”他的语气没有任何起伏,“法器尽被收缴,经书一本未剩,就连末代峰主的身世都成了谜,已然是一座荒山。鄙认为一切实属偶然。”

 

  主座上的男人闻言,将狭长的双眼弯成了两道缝,慢悠悠地说:“岳公可知苍穹山历代峰主之墓?”

  

 

“回掌门,清源知道。”

 

 

  天泽掌门贾承风——掏出一只草蚱蜢在手里把玩,眼神却不知不觉定格在了远方:“前不久,我在那个断壁残垣里找到了一只半埋着的骨灰盒。嘿,苍穹山一个死去的峰主和一只强大的魔族余孽之间定过血契,你说稀奇不稀奇。”
 

 

  岳清源若有所思地看着他,没有说话。

 

 

 贾承风用精铁护指叩着扶手,目光灼灼的回望回去:“这股魔息从北飘来。我又查了这个峰主的天命,发现他就是在漠北失血过多而亡。”

 

 

  “为了搜出这个余孽,又鉴于苍穹山以前是个以灵力为主要媒介的大派…”他不紧不慢地说,“我需要一个灵力充沛的人单独去漠北一趟。岳公,你明白吗?”

 

 

  岳清源之前一直安静地听着,但现在被一语中心的他再难持淡定:“掌门三思!清秋师弟向来体弱,又鲜出山门,独自去那种条件恶劣的地方实在太过勉强,请掌门三思!”

 

 

  岳清源额角的蓄着的汗一下子全渗了出来,语调也开始颤抖。

 

 

  他来之前就明白贾承风的用意,此次只是为了帮助沈清秋摆脱即将到来的困境。漠北向来天寒地冻,是块生人勿进的死亡禁区。沈清秋此行必然凶险万分。再者天泽宫视灵力如累赘,此次安排的灵力追踪怎么有好法子相辅?

 

 

  岳清源恭敬彰显地躬身抱手,贾承风却不为所动。他从椅后取了一只老旧的破木匣放在两人面前,俊美脸孔上的笑容消失殆尽。

 

 

  “这是那个峰主的骨灰。”

 

 

 

 

 

  待沈清秋赶到议事堂已是日暮了。

 

 

  几千级山阶,弯弯绕绕故增神秘感。最下几千层,沿路人流量较大,他为矜持一步一步走上去;后几千层,他干脆使了点小轻功一路飞驰上去,到达目的地时险些双腿一软跪倒在地。

 

 

  如果练了天道之术能让人把轻功飞得更高更快就好了。

 

 

  沈清秋在原地松了松筋骨,略微整顿后便循礼进了议事堂。

 

 

  偌大的议事堂,只有光秃秃两个人,且光线昏暗,寂静无声,气氛凝重得沈清秋不敢有任何大动作。

 

 

  见他前来,两人齐齐抬首。贾承风首先打破了沉寂,他挥手示意身边的一个副座,道:“竹君,坐。”

 

 

  沈清秋应了坐下。贾承风举起茶壶为他倒了杯热茶,亲自递过去,平缓道:“竹君似有些乏了,先喝杯茶再议。”

 

 

  沈清秋有些受宠若惊,双手接过骨瓷茶盏,在掌门的目光洗礼下慢慢饮了一口。

 

 

  茶水的味道有种说不出来的怪异,好似有一层厚厚的茶垢郁结在里面,哽住喉咙让他难以下咽。

 

  沈清秋下意识扫了眼对面的岳清源,只见他沉下了首,面色复杂,自始至终一言不发。

 

  沈清秋疑惑却又不好直接开口,只能在掌门面前强忍着恶心,尽量保持风度地将茶水一口一口饮尽。

 

  他如释重负地放下茶杯,感觉有点头晕目眩,眼前的景物都蒙上了一层淡淡的花白。沈清秋扶着额坐了一会儿,想将恶心强忍下去。

 

  室内再一次静寂。半晌,贾承风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轻声说道:“竹君,贾某有一事相求。”

 

  好听是求。如风雨骤来的恐怖压迫和威慑气息实在让沈清秋无法忽略。

 

 

 

 

 

TBC.

评论(7)

热度(141)